当前位置:青岛都市网 > 新闻 > 正文

财富新生代们 如何实践影响力投资

 2020-04-27 09:52 作者:  编辑:admin  

  前言

 

  社企论坛联合欧洲知名影响力推广机构TBLI Group推出“他山之石”系列内容,分享来自世界各地实战派影响力领袖人物的善言善行。

 

  本系列文章基于TBLI Group旗下的TBLI基金会每周举办的线上英文访谈节目内容,关注善企业创业家和影响力投资人,由社企论坛策划整理每场讨论的精华部分并发布。

 

  TBLI是Triple Bottom Line(三重底线)的缩写,是指包含社会、环境生态以及经济价值的会计框架。该机构致力于在全球范围推广“三重底线”投资,引导资本向善和建设包容性经济等概念已长达25年。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希望通过分享全球案例和经验,为国内商业和资本向善生态建设提供可借鉴的经验,开阔发展思路。

  在本期分享中,我们将会走近两位优秀的青年影响力投资人,他们都是“财富新生代(next gen)”,渴望运用家族财富和投资的手段来推动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在这场对话中,他们站在财富新生代的角度,对影响力投资感兴趣的投资人、对想要寻找影响力投资人的初创创业者、对家族基金会、以及对银行投资顾问们提出了建议,并回答以下问题:

 

   不少家族基金会迟迟没有参与影响力投资,问题出在哪里?对此,新生代可以做什么?

 

   在金融向善的潮流中,投资顾问们有何贡献?新生代对他们的意见或期待是什么?

 

   对影响力投资感兴趣的新生代投资人如何找到与自己的兴趣相关的影响力投资机会?

 

   初创企业想要找到合适的影响力投资人,该怎么做?

 

   作为影响力投资人,如何衡量影响力的价值?对收益率该有何期待?

 

■ 关于嘉宾■
 

  Céline Chi Hae Wong博士是全球最大太阳能光伏板制造商之一晶科能源家族成员。她的家族慈善板块是可持续金融&私人财富(CSP)机构的积极支持者。目前她在瑞银集团(UBS)的全球财富管理数字化战略和商务执行部门任职。

  Henry Barclay是巴克莱银行家族成员,也是一位从动物学家华丽转身的科技投资人和创业者。作为动物学家,他从事环保与野生动物保护相关的研究和筹款活动。作为科技创业者,他帮助金融和防伪科技领域的多家创业公司成长。作为一个影响力投资人,除了投资促进清洁能源普及的IT初创公司,他还参与一些家族发起的环保项目,协助联合国人居署在发展中国家通过基建项目,实现SDG目标。

 

  问题:很多家族基金会迟迟无法参与影响力投资。有人说是投资顾问的问题,有人说是家族长辈的问题,有人则指责家族新生代。你们觉得问题出在哪儿呢?

  Céline:我说说自己是如何开始进行影响力投资的故事吧。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有投资顾问定期会和我们的家族碰面,聊我们的投资组合,总推荐一些对冲基金或者房地产项目。有次我说,我听说有人投资应对气候变化的项目,还赚了不少钱。我父亲说,那我们打个赌,你用一些自己的钱,自己去投一些项目,看看一两年内的收益如何,如果收益不错,我投两倍的钱加入。于是我很努力地投入到这件事中,尽管那时的投资不是每一笔都成功了,但是至少我明确地知道我不会去买核电债券,或者投资可能违法的项目。我推荐所有父母或处在相似立场上的人考虑用这样的方式,鼓励孩子尝试挑战新鲜领域。

 

  Henry:我觉得问题根本上出在对于投资未知事物的不确定性上。家族长辈们可能还不习惯这些新鲜的事物和概念。并且很多人对影响力投资或者金融向善的印象还是说,要牺牲经济收益来做好事。那么如果一个家族对投资的首要期待是财富回报,下一代突然说我们用这笔钱实现些社会影响力吧,就可能会让长辈觉得有抵触。

 

  有些时候家族对待新生代的做法就是给他们一笔钱,让他们投资,看他们的成果。那么我想最好的做法就是证明给长辈们看,你的投资决定是你深思熟虑的结果,你很清楚自己进行这笔投资的逻辑和预期是什么,而不是在赶时髦。

 

  问题:很多投资人抱怨找不到合适的影响力投资对象。你们如何找到与自己的兴趣相关的影响力投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如何运用了社群的力量?

Henry:首先你要知道你想找的是什么。比如,我对清洁能源感兴趣,那么我可以通过很多方式找到那些帮助生产或运输清洁可再生能源的公司,例如去参加相关主题的活动和大型展会。

 

  而当你持续关注某一个具体的领域并进行投资,一段时间后你会成为这个领域的“那个人(that person)”——也就是说,当人们看到一家相关的公司或初创企业的时候,他们就会想起你来,并把这些消息推荐给你。所以,比如说你想投种子轮的公司,那么你可以去结识一些天使投资人,和他们建立联系,相关的信息就会从这样的社群网络中涌来。

 

  Céline:我们在伦敦有一个财富新生代社群,叫做Horizon。让我们聚在一起的理由除了我们都对影响力投资感兴趣,还因为我们处在相似的状况中,比如处在相似的职业发展阶段、都可能要继承家族企业;这个关系网络让我们结识很多共同相识的人,所以当我们发现一些投资机会的时候,我们很可能一起对感兴趣的投资项目进行调查。

 

  虽然我自己对科技不那么了解,但是依靠社群的力量,我会找到能够协助我的人。你可能通过这个社群认识一些大学里的学者,他们都是你可以寻求帮助的对象。所以在我们的新生代社群中,当你抛出一个问题时,通常通过一两度人际关系的连接,你就会找到能回答你的问题的人。

 

  你要知道自己是哪一类投资人。你是那种跟投资经理聊天让他们拿来一份制定好的资产配置的人,还是想自己去判断一个投资对象在经济收益之余还有什么社会效益的人?这就像,你是要作为一个听众去参加一场安排好的音乐会,还是也想担任演奏者的角色?在新加坡做金融科技领域的初创投资时,我发现自己很喜欢去听创始人们的故事和感受他们的激情,所以我意识到,自己想帮他们去成长、帮助他们规模化,而不是像一些银行只关注成熟期的项目。

 

  问题:如何衡量影响力的价值?你对影响力投资的经济收益率的期待是怎样的?会与市场回报率相当还是期待高于市场回报率的收益?

  Henry:影响力评估是个很热的话题,“影响力”对不同人而言有不同的含义。我认为你只需要对自己想要获得的结果有一个清晰的、现实的认识,无论是要减少碳排放还是要为一个弱势人群提供医疗服务,然后据此设定你的目标和关键结果,然后评估你是否能成功达成这些目标。重要的是你要从一开始就明白你想要获得的是什么,并且坚持到底。

 

  我想不存在一个适用于所有情况的评估框架,去定义什么是影响力、怎么衡量影响力。你要对自己要做的事情有信念。有些时候你的一个投资项目的影响力可能要几十年后才体现出来,你现在并不知道它会是怎样一种影响力,但是你确定这是可以为社会带来积极影响的,这样的信念会支持你在这一刻进行投资。

 

  至于对回报率的期待,我想说这还是取决于每个人想要的收获是什么。如果你的首要追求是社会影响力,那么你的影响力投资可能不会有很高的收益率,但是与慈善不同的是你可以把你的钱收回来并反复投资。不同的人对影响力投资有不同的期待,对于我来说,我不会期待比市场收益率高的回报率,但我会尝试在一些不那么有“影响力”的项目上获得更高的回报。

 

  问题:在金融向善的潮流当中,财富管理顾问起到了多大作用?他们是否在引导这个变化?你对他们有什么期待?

  Céline:我自己也是个财富管理顾问,我感觉到很多银行和投资顾问还没有做好准备去面对投资人的多样需求。就像刚刚提到的,投资人有不同的类型,有的投资人只会问你回报率是多少,而有的投资人,比如我,会追问一些细节,很多银行家或者顾问这时候会表现得很吃惊,因为他们没想过有投资人会关注更多细节。还有一次我和一个大银行的董事聊天,我发现就连这样成熟的大银行自身都搞不清楚影响力投资和企业社会责任的概念和异同。

 

  所有我想我们作为新生代,会和银行家们叫板,让银行家们意识到我们这一代的需求。有调查表明影响力投资的资金量会在近几年内激增,如果银行不做好准备,不了解未来一代投资人的需求的话,是无法应对这个潮流的。而且,除了私人投资,政府投资也会驱动银行往这方向发展,比如一些国家的政府已经在尝试用养老保险金等基金进行关于环保的投资。

 

  问题:投资项目怎样找到好的影响力投资人?他们该怎么找到你们?

 

  Henry:作为一个初创公司,你需要找到一个合适的介绍人(ambassador),可以把你的公司介绍给其他更多人。我自己遇到的很多介绍给我项目的人是那个项目的早期投资人。我想再次强调社群和人际网络的重要性,作为一个初创公司,如果你还没有这样一些人际关系,你可以尝试去参加一些关于社会影响力和你这个领域的大型活动,去结识这样的人。

 

  以我个人的经验来说,我在公开平台上很少看到好的项目,大部分我遇到的好项目都是别人介绍给我的。

 

  Céline:我找项目很多时候都是通过别人介绍。有的时候是根据领域,比如SDGs是一个很好的分类工具。还有些时候就是我们信赖的投资顾问带来这些信息,他们在提及各项指标之余说,这个项目还有一些更深层的故事。我的经验是,我投资的项目大概70%都是通过朋友或者过去就相识的顾问介绍给我的。参加论坛和平台可以让你去发展人际网络,但是我很少在这些场合遇到特别吸引我的项目。

 

  Henry:怎么进入这些投资人、介绍人的圈子呢?大家会觉得这很困难。作为一个初创公司,你想把握一切机会,从参与论坛活动到在领英上向人搭话。我的建议是,当你在领英上向一个投资人搭话时,你要表达你为什么找的是这位投资人而不是别人,你对他的了解以及你认为你的项目可以怎样满足他的需求,而不是说,我需要钱,只要能给我钱谁都行。毕竟一个投资人每天都在领英上收到无数这样的搭讪。一旦你有了一个投资人可以做你的介绍人,就可以打开一大片资源的空间。
 

  对于投资人来说,有一个问题是,怎样在可以接触到好项目的同时又不会太忙?实际上我很少在初筛就把任何项目完全拒于门外,我会尽量看看所有我接触到的项目,至少扫过一眼再做决定,因为我不想错过任何好项目。

 

  问题:作为炙手可热的财富新生代投资人,你们对大家有什么期待,希望大家怎样帮助你们推进你们现在在做的影响力投资工作?

 

  Henry:我希望大家能一起去更多地传播这样一个理念:同时收获经济收益和社会效益是可能的,你不必牺牲其中一项来成全另一项。另外我希望,这次疫情能让更多人意识到:不少问题会影响全世界所有人。

 

  Céline:我希望大家能更重视新生代、千禧一代的意见;我不会和思维陈旧的公司合作。这次疫情也让我们更多反思自己能做的,我想从给予身边人援手做起,逐渐推广我们可以实现的影响力。(来源:社会企业与影响力投资论坛